收養孤侄單身十幾年,哪知侄兒魚躍龍門,自己滿門大富大貴

我的哥嫂數十年前意外去世了,當時一窮二白,只留下了唯一的一點血脈——我可憐的侄兒國強。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時候爸媽年紀很大了,我的幾個姐姐都各自成家,拖家帶口的都不容易。我嫂子的娘家人就沒露過面,這也怨不得他們,嫁女潑水,何況還有一個三歲的娃娃要管,是誰,都要掂量一番的。我看著拖著鼻涕的侄兒,因為晚上找不到媽媽,哇哇大哭著,我年邁的父母怎麼哄也哄不好。

其實剛出事的時候就有人想收養他,但不知道怎地,我那時候是真窮,但也真有志氣。我一個大老爺們,難道養不活一個奶娃娃?我有手有腳,難道帶著一個孩子就討不到老婆了?就這樣在父母欣慰的目光下,侄兒又和我們生活在一起了。那時候還沒進入80年代,大家普遍都很窮,但相對的,養活一個小孩的成本也不大。

不過給我說親的真的少了,我也不在意。當時就一個想法,勤扒苦做,把生活搞起來!後來環境慢慢寬鬆了,我腦子活也攢了點錢,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卻一直沒感情緣,不是女方嫌棄我,就是我看不上人家,和收養侄兒的關係倒真不大。但我沒注意到的是,我早慧的侄子卻因此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時收養侄兒村裡說風涼話的一大把,呵呵。但當我侄兒上學后,村裡人的眼光就慢慢的變了。因為他們家小孩總說:國強又考第一了,老師又念他的作文了。我侄兒上學早,天生的聰明勁卻十里八村沒一個比得上的,後來去縣城的高中念書,年紀小,比同學都矮一個頭,呵呵。

當時我30出頭未婚,早就在村裡相當於怪物了,好不容易處了一個有點意思的姑娘,全家都很緊張。我侄兒聽說過但沒見過,所以姑娘說想去縣城逛逛,我就毫不猶豫帶著她軋馬路了——因為算日子正好是侄子每個月的休息時間,遲早一家人,提前見見順便接他回家。

哪成想我們在校門口等人時,瞅著侄子跨出校門我一聲喊,他卻瞥我一眼,像不認識一樣溜遠了,我越喊他走的越快,留下我和一臉莫名其妙的姑娘。我鬧了個大紅臉,想起來以前每次我帶人來找他,他都裝不認識我,我就氣不打一處來。送走姑娘后,回家我就找他算賬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侄兒躲避著我的目光,吭吭哧哧的不說話,我生氣極了:咋了,裝點墨水就看不起叔了?當文化人了是不?侄子受不了我的譏諷,「哇」一聲哭出來:叔,你每次因為我婚事都黃了,我知道。你跟嫂子說嘛,過兩年我考大學,國家管飯,以後工資都給你們。

 

我的天,考大學?我們這窮鄉僻壤真的能出大學生?我高興極了,知道侄子是個實誠孩子不會亂說話,我捏著侄子的肩膀:啥?考大學?叔砸鍋賣鐵也供,好娃娃,有志氣!當天晚上,我們四個人都哭了。

事情出奇的順利,半年後我和老婆就結婚了,她對侄子也很好,煮了好多雞蛋,老支使我送給上學的侄子。當我第一個孩子呱呱墜地的時候,侄兒真的考上了大學,那時候大學生金貴,國家不僅免費供,還包分配。侄兒看我老婆真心對他好,也就恢復了喊我「幺爸」。天知道,這個稱呼包含了我們全家多少辛酸的淚水。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實打實的說,後來我兩個娃都沾了侄子的光。他腦袋瓜靈,大學畢業后先是在單位里幹了幾年,後面就下海了,生意越做越大,氣派得不得了,給村裡修路修學校,和我們也親的不得了,我和他叔媽年紀都大了不想去城裡,侄兒二話不說立馬修了一幢小洋樓,給鄉親們羨慕得直流口水。

我經常和我兩個娃講:施恩不望報,你大哥永遠是你大哥,以後爹媽不在了,你們三兄妹也不要分心,要和睦要團結,要多為對方考慮。自己多大本事掙多少錢,千萬別占你哥便宜,這汗水,要摔地上八瓣才是自己掙的痛快錢!這錢,要清清白白,分分明明,這人,才理直氣壯,堂堂正正!

 

(故事完 圖文無關 圖片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