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和张庭不伦恋退圈!林瑞阳从“琼瑶小生”奋斗到坐拥价值17亿大楼 半生爱恨纠葛“对原配最薄情”从无歉意

1960年,林瑞阳出生在台湾宜兰的一个小镇。

他的父亲经营著一家杂货铺,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在那个年代已超越很多人。

然而5岁那一年,林瑞阳被父亲告知要搬家了,因为家产已被朋友骗光,一分不剩。


此后,一家十几口人的生计,全靠林父林母两个人外出务工维持。

5岁小孩早有记忆,家境陡然下降,欢声笑语已很少听到。

夜晚和家人挤在逼仄房间里,小小少年无暇幻想风花雪月,也无暇回顾课堂上的阳春白雪,他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赚钱。

于是,高中服完兵役后,林瑞阳就开始做苦力养家了。


他试过刮船的铁锈,一天下来,七窍都是碎屑。

他还试过一次性搬四箱啤酒上楼,免不了腰酸背痛、皮开肉绽。

显然,如果真的要改善家境,做苦力绝不是长久之计。

那时的他一边上班,一边打听赚大钱的妙计。


此时一位朋友邀请他来拍摄电视剧,高薪职业摆在眼前,林瑞阳很心动,但不敢轻举妄动。

他从幕后做起,场记、助导最后到副导演,后来还可以独当一面担任广告导演。

万事俱备,林瑞阳跑去台视毛遂自荐,签下了5年合约。

可以说,踏进这个圈子之初,林瑞阳就是奔著爆红暴富去的。


一开始,他还没资历演男主角。

为了让观众记住自己,就在塑造角色的时候把情绪放大,略微浮夸、激情澎湃一些。

多年后,他提及这个心得依旧满脸得意。


总而言之,口碑与艺术都不是他心中的第一顺位,人气才是。

这个道理,他贯彻至今。

就是不知道,当年一起拍戏的马景涛是不是偷师林瑞阳。


被观众记住,有了人气,机会自然来。

渐渐地,林瑞阳混成台湾第一小生。

当年他到底红到什么程度呢?

十三部主演的电视剧制霸八点档,其中有十部都是收视冠军。

还被全民票选为“最佳男演员”榜首。


在林瑞阳演过的众多作品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一帘幽梦》。

他在里面饰演的是楚濂,一个在紫菱和绿萍两姐妹之间摇摆不定的男子。

电视剧照进现实,楚濂的饰演者林瑞阳也与两位女性有着半生的爱恨纠葛。



1989年,林瑞阳结婚了。

妻子是比他小9岁的琼瑶女郎曾哲贞。

两人凑一起,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琼瑶阿姨的文学造诣不计,审美是没话说的。

曾哲贞当年那叫一个水灵,深邃大眼好像一汪秋水。

因出演《婉君》里兰萱一角,她成了少男梦中情人。

琼瑶和制片人徐枫都很看好她,想红不用看能不能,只看愿不愿意。


然而看她今日圈中无名的境遇,也可以知道她当年的选择是什么。

她的人生主旨和琼瑶剧一样都是情情爱爱。

嫁给林瑞阳那一年她才20岁,林瑞阳不让她拍戏,她就乖乖待在家里,任由其推掉片约。

结婚后头几年,她就给林瑞阳生了一对儿女。


1995年,林瑞阳与曾哲贞离婚了。

但仅仅四个月后,两个人就为了孩子的入学问题复婚。

而离婚的原因,是因为林大哥好,而且对谁都好。


那时林瑞阳与萧蔷拍《一帘幽梦》,“第一小生”和“第一美女”之间好像总得有些什么。

有传他们经常一起深夜大排档,林瑞阳还多次夜宿萧蔷香闺。

不过真真假假,就只有他们知道了。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萧蔷只是过客,张庭才是曾哲贞人生中的钉子户。



林瑞阳结婚那一年,比曾哲贞仅仅小一岁的张庭也一脚踏进了娱乐圈。

初入行的张庭随朋友来探班,林瑞阳不经意间瞥了一眼,便感觉浑身触电,挪不开脚。


两人不知道怎么就越走越近,林瑞阳情不自禁开口:“你是谁,你来干嘛?”

“我来探班。”

“好,我记住你了。”

他觉得,自己和这个女孩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


没过几天,在朋友的聚会上,林瑞阳与张庭再次狭路相逢。

那时的他与曾哲贞有了嫌隙,但碍于仍然是已婚的身份,只能暗中观察。

心痒难耐的他写下了:夜深雨急/想你如猫抓心/灯昏影乱/念你如信徒诵经/却是痴想妄念/终不敢像飞蛾试火焰。

1997年,痴心不再是妄想,那时拍摄《金色夜叉》的林瑞阳向导演推荐了张庭。


林瑞阳充当贴心前辈,手把手教张庭演戏。

而张庭则以一声娇滴滴的“林大哥”回敬。

她大概以为这是天降贵人,混圈多年没弄出点名堂,总算有人赏识了。

于是,张庭把林瑞阳视作了知己。

两个人在剧组聊天聊地,便有了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私交。


时间到了1998年,林瑞阳和曾哲贞的一对儿女都已经到了可以上学堂的年纪。

林瑞阳没有牵着孩子的手走在上学路上,却牵起了张庭的手在北京闲逛。

隔着海峡与八百里云和月,曾哲贞当然看不到,可是有狗仔通风报信。

林瑞阳和张庭的不伦恋随即成为全城的热话。


霎时间,曾哲贞凄凄惨惨戚戚。

彼时的她才惊觉,放弃了事业跟随这个男人不值得,而几乎所有人为她不平。

林瑞阳并没有出面为谁说话,反倒是经纪人夏玉顺为了摘清责任,跑出来说:“是那个蜘蛛精,想要吃我们家的唐僧肉。”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酒窝清纯玉女竟是撩拨唐僧的蜘蛛精。

那一年还没有律师函警告,明星犯错也还要给大众一个交代,张庭也召开了记者发布会。

怎么说都理亏,张庭索性哭肿眼鼻:“你们怎么都欺负我,真是欺人太甚,你们知道我有多努力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


最后哭到昏厥,被架上救护车。

也不知道当今饭圈话术模板是不是借鉴了张庭这一番辩白。

而我们的男主角林瑞阳去哪了,怎么没对妻子说过一句道歉,也没对情人辩解过一句?


林大哥虽然在风暴来袭时把自己调成了静音,但风波过后他还是很有“担当的”。

后来,他索性带着张庭远走高飞,落地香港。

到此为止,这段不伦之恋还可以解释为:男方与妻子感情早已生疏,因未向媒体公开致使女方被误认为第三者。

但后来,张庭《康熙来了》,强调林瑞阳对自己是一见钟情,按捺七年后才告白。

从百分百情定的1998往回推7年,那时候,曾哲贞在家里养胎吧?



带着张庭狂奔到香港的林瑞阳也年近不惑了。

台湾第一小生变薄情郎,掉了不少粉,也不再是小鲜肉,在香港东山再起是不可能的。

于是在某一天,他满目深情地告诉张庭,自己要退出娱乐圈,只为不让你再受伤害。


他深谙冷处理之道,大家都是鱼的记忆,一段时间不提,不就没人记得了?

这一招也很奏效,后来张庭来到内地发展,一部《穿越时空的爱恋》爆火。

她被大家亲切称呼“酒窝女神”,成为童年女神名单上的一员。


那些宝岛往事似乎已尘封。

而林瑞阳除开那些花心往事,不得不说他真是个经商小天才。

如果父亲没被骗钱,他或许能把杂货铺经营成市中心的大型商超。

短短几年间,万丈平底高楼起。


初来上海,他创办了一家影视制作发行公司,这家公司参与制作了《绝色双娇》、《卧虎藏龙》。

是《绝色双娇》不是《绝代双骄》,是电视剧版《卧虎藏龙》,不是李安那部征战奥斯卡的《卧虎藏龙》。

听起来是不是有一些冒牌货的意味?

但他们是用“亚洲最大的影视发行公司”形容自己的,而且据说每年在电视台有250小时的节目。


这创业的几年间,林瑞阳多次求婚,但张庭都没有答应。

因为算命的曾对她说:“你未来老公是弄房地产的。”

她便觉得林瑞阳并非自己的正缘。

不知道林瑞阳是不是从中受到了启发,后来影视公司几近破产,他无缝对接找到了下一座黄金屋。


2002年,林瑞阳瞄准蛰伏的房地产行业,投资了房地产代理业。

豪掷200万美金买下亚太企业大楼一层作为总部,曾28天售出578套房子。

时隔一年,他的“瑞阳房地产集团”也在国外上市。

随后又一步步从帮别人买楼到卖自己的楼。



林瑞阳的房地产生意稳定了,曾经为自证清白不嫁娶的两人也结婚了。

林瑞阳有多疼爱张庭呢?

虽然自己已有一对儿女,但还是希望和张庭也能凑成“好”字。


哄著不易怀孕的张庭,三年打了1000针,第9次才怀孕。

胎儿8个月的时候,她因胎位不正没办法走路,在家里只能用爬的。

再后来林瑞阳又以“有个儿子好保护你们”为由,哄著张庭又生了个男孩。


张庭年岁渐长,也鲜少拍戏,安心在家做富太太。

到此为止,已经令人叹为观止,更令人瞠目结舌的还在后头。

早几年网路社群生意刚刚兴起,林瑞阳已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2013年,张庭和林瑞阳创立了护肤品品牌,中文含义是“张庭的秘密”。

第二年这家公司就按照“V墒”体系运营。

几十年前林瑞阳可以为了让自己被观众注意到,慷慨激扬不走心地演戏。

几十年后的今天,他也可以为了卖出更多商品在小视频里慷慨呐喊。


为了把生意做大做强,夫妻二人开始打头版头条主意。

陶虹、林志玲、曹格老婆吴速玲都被邀请,前来帮衬。

甚至可以变换一下性别,穿起玫红性感裹身旗袍的样子。


而张庭也在帮夫路上特别卖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吃上了唐僧肉的原因。

那时年近50的她头发又厚又亮,丝毫不见岁月痕迹。

而林瑞阳站在他身边,俨然成了送鸡蛋的奶奶。

不得不感叹一句: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趴的牛。


这一副不老容颜就是产品的门面。

然而,许多消费者控诉,买了他们的产品没有青春永驻,反倒是烂脸了。

去找客服理论,客服说:别怕,烂脸就对了,这是皮肤在排毒。


消费者听客服的话再用三个月,效果更糟。

这时张庭才出来打感情牌。


林瑞阳和张庭的事业如火如荼。

2017年,他们成为了上海青浦区的纳税大户,一度占领冠军宝座。

2018年张庭48岁生日,林瑞阳豪掷17亿买下黄浦江边整栋大楼作为两人的礼物。


一个是V商教父,员工跪拜领腊八粥。


一个是V商教母,坐在2亿豪宅里,直播泪崩:“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吗,一年365天,我工作356天。”

“每个人都不容易啊,我也有自己的家庭。”

一如当年洒泪解释自己不是蜘蛛精的样子。


当林瑞阳张庭坐在豪宅里唱恩爱经的时候,曾哲贞是什么处境呢。

去年,曾哲贞直接叫板:来呀,告我啊,她就是小三。


此前曾有报道称,曾哲贞的生活并不如意,被朋友骗去巨款,生活一度要靠借钱维持。

一度因抑郁症,喝下清洁剂,被救回后在医院躺了足足一个月。

两边对比,令人慨叹不已。


从琼瑶小生到商业大亨,林瑞阳这一路未免也太顺了些。

反观途径他生命的两位女人,一个独守空房以泪洗面,一个也曾是众矢之的。

对前妻而言,他是薄情丈夫,对于张庭而言他是深情郎,不管当初如何选择,受伤的都会是女人。

时过境迁,夜半梦醒时再想起曾经的妻儿,不知林瑞阳心里不会不会感到一丝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