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恩大過天!夫妻撿到棄嬰「扛煤氣罐」供讀博士 24年後親生父母「帶220萬」認親被拒:我有父母

"愛子心無盡,歸家喜及辰;寒衣針線密,家信墨痕新;見面憐清瘦,呼兒問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嘆風塵"

兒女在外,父母總是少不了惦念和擔心,一封封家書,一聲聲叮囑,滿是關心與愛意,為人父母者,生怕兒女受苦受難,這種血脈牽連的骨血親情,大概是世間最真摯,也是最動人的情感了。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配得上"父母"二字,育而不養,拋子棄女者,當遭世人唾棄。


大陸湖北的肖春陽祁春蘭收養了在路邊撿來的女嬰,把她當作親生的孩子精心照顧。妻子祁春蘭病逝之後,肖春陽靠著扛煤氣罐,一點點攢錢供著女兒讀到了博士。


這時候親生父母卻帶著50萬(約220萬新台幣)突然找來認親,此時學業有成的肖晶晶到底該作何選擇呢?是與親生父母相認,感謝他們的生育之恩,還是繼續留在養父身邊呢?

1、路邊撿到棄嬰

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在不少偏遠地區,仍然會出現因為重男輕女,或家境貧寒而丟棄嬰兒的現象。

所以在那時候,福利院、或者路邊每年都會有不少被丟棄的剛出生的孩子,而且絕大多數都是女嬰。當地村民對這種事已經屢見不鮮,幾乎每個上了年紀的人都能說一些和棄嬰有關的事。


家住湖北省孝感的肖春陽和祁春蘭,原本只是一對普通的夫妻。丈夫肖春陽是退伍老兵,退伍後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就在孝南區棉紡廠的食堂做一些打雜的活兒。

妻子祁春蘭患有先天性殘疾,失去了勞動能力。只能在家休養,因為妻子身體不好,所以結婚多年,兩人都沒有孩子。

日子雖然清貧,但感情和睦,丈夫顧家,妻子體貼,這個小家庭也溫馨十足。

1987年的冬天格外冷,一出門就是凜冽的寒風,大雪壓屋檐,人在路上走,呼口氣都是煙霧繚繞。

那天,祁春蘭起床肚子疼得直不起身,肖崇陽打電話給廠裡請了假,帶著妻子去醫院看病。醫生開了葯之後,就攙扶著妻子準備回家。


走到離家不遠的小路上,就隱隱約約聽見嬰兒的陣陣哭聲。兩人環顧了四周,哪裡有半個人影兒,除了一個破舊的垃圾桶,都是荒蕪的田地。

兩人這才小心翼翼地湊近垃圾桶一看,一個竹框裡有一個嬰兒在哇哇大哭。小臉已被凍得發紫。包裹著他的只有一條小破毛毯,也就出生幾天的樣子。

夫妻倆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這大冬天這麼冷,誰這麼狠心啊?」肖春陽連忙脫下身上的棉服將嬰兒裹實抱在懷裡,他找了找嬰兒身邊也沒有留下任何信物,應該是鐵了心要丟棄決意不再找回。

兩人簡單商量了兩句,決定把孩子先抱回家再說。不然在寒冷的冬天,應該撐不過一個夜晚,就會被活活凍死。何況在這荒郊野外,若是遇上野狗,後果不堪設想。

最初的這幾天,祁春蘭就讓丈夫在附近打聽有沒有哪家的女嬰丟了,但一個星期過去了沒有任何音訊。


祁春蘭就試探性地問了句丈夫肖春陽:「要不我們把這孩子收養了吧?」肖崇陽咧開嘴角,笑了笑回答,「我也正有此意呢!」

隨後他們去給嬰兒辦了領養手續,並取名為肖晶晶。


2、將撿來的女嬰視若己出

兩口之家因為肖晶晶的到來變成了三口之家,家裡也因此增添了不少歡樂。這麼大的事情自然瞞不過親戚朋友,沒過幾天,他們都到家裡湊熱鬧看看這個垃圾桶撿來的嬰兒。

大家都搶著抱過來瞅瞅這個可愛的小傢伙,大大的眼睛撲閃撲閃,睫毛長長的,就這麼好奇的盯著你看,逗逗她還會咯吱咯吱的對你笑,大家都誇夫妻倆有福氣。

肖春陽和妻子請求大家保守這個秘密,不要把身世告訴孩子。他們不想孩子在自卑中長大,這也是保護她的一種方式。

雖然女兒的到來讓原本不富裕的家庭變得更加拮据,但是只要是女兒要吃的用的,他們從來都不吝嗇。把女兒當作親生孩子一樣疼愛,視若己出。

每次給女兒買的奶粉,都是買貴的那一類。有鄰居看到,就建議說,「天天喝奶粉,貴著呢。等孩子大點,用米糊糊交替著吃。」肖春陽就笑著說,不礙事。

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別的孩子有的,我們家晶晶也要有。」

在養父母的關愛和呵護下,肖晶晶一天天健康的長大。


時常能看見一家人在鎮上買東西,小小的肖晶晶走在父母的中間,左邊小手拉著爸爸,右邊就拉著媽媽的手。

有時候還調皮,故意蜷著腿讓爸爸媽媽把自己拉起來,像盪鞦韆那樣盪兩下才放下腳,一家人才又呵呵地笑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1990年,肖崇陽所在的棉紡廠企業改制,裁了不少人,他也下崗了。失去了經濟來源的肖春陽到處找活兒干,沒學歷也沒其它手藝,唯一拿得出手的只有一身力氣。

經過熟人的介紹,他找到了一個拉板車給別人送貨的活兒,工錢按次數給,拉的貨物多就賺得多。

肖春陽幹活很賣力,別人一天拉個十來趟就收工。他不,一天拉上幾十趟還跑到老闆那裡問問還有沒有要拉的貨。

辛苦幹了四五年,晶晶也上小學了。肖崇陽尋思著得攢錢給女兒晶晶上學,現在分配的拉貨的活兒越來越少,每個月賺的錢只能勉強夠一家人的開銷。


為了賺得多些,1995年,肖崇陽又找份了替人送煤氣罐的活。這一份苦力活,肖崇陽需要早早地起床,瞪著一輛破舊的三輪車,扛著幾十斤的煤氣罐上下樓梯,一層一層送到每戶人家。

祁春蘭為了貼補家裡,也在家裡做幫人補衣服的針線活兒。

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放學後,懂事的晶晶也會幫著父母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兒。在學習上也從來沒懈怠過,每次期末考試後都拿著幾張明晃晃的獎狀一蹦一跳地回家,這時候能看到父母臉上露出的欣慰自豪的表情,就是晶晶努力的意義。

到小學畢業後,家中的那面牆貼獎狀已經快貼不下了。


3、母親病逝,臨終前將真相告訴女兒

2001年冬天,一直病弱的祁春蘭病情加重。整日躺在病床上虛弱的咳嗽,一咳就咳出血。送到醫院,醫生說時日已經不多了,讓家屬接回家最後好好陪陪她。

祁春蘭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晶晶。她把女兒叫到床邊,拉著女兒的手貼在臉上愛憐地摩挲,猶豫再三,她決定告訴女兒真實身世。

「有些事情本來想一輩子都不告訴你,現在還是有必要讓你知道了。當年我和你爸在垃圾桶旁邊把你撿回家......」


得知自己並非父母親生,肖晶晶錯愕的半天沒回過神。想著狠心的親生父母將自己丟下,這14年來養父母一直將自己視若己出,從未有過半分嫌棄。低著頭小聲啜泣道,「我一輩子不會去找我的親生父母,在我心裡,我就是你們的女兒,」

祁春蘭還是沒能熬過那個冬天,在一個傍晚的睡夢中去世了。臨終前,囑咐丈夫一定要把女兒培養成才。

母親病逝後,剩下父女倆相依為命。

經受了喪母之痛的肖晶晶在學習上更加發奮圖強,她暗暗發誓一定要出人頭地,不辜負父母對自己的期望。

2005年,肖晶晶以優異的成績考入華中農業大學。

女兒上了大學後,肖春陽身上的擔子更重了。為了給女兒更好的生活,他除了扛煤氣罐,還找了一份零工。長年累月的勞累讓他身體越來越差,時常臉色蠟黃,肩膀疼得厲害。但每次給女兒打視頻時,都要提前認真地捯飭下面容,怕女兒看到擔心。


晶晶是個懂事孝順的孩子,她知道父親為自己的付出。為了減輕父親的負擔,她不上課時就會去做兼職,擺攤、發傳單。每學期都能拿到一等獎學金,大二時生活費基本能自給自足,還能省下一部分零花錢給父親買衣服,鞋等一些生活用品。

父女倆人彼此依靠,早已把對方當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2009年,晶晶考上了碩士研究生。碩士畢業後又被保送加拿大卡皮拉諾大學繼續攻讀動科和獸醫專業博士。

在得知被錄取那天,肖春陽帶著女兒去妻子墳上,將這個好消息告訴給了亡妻。讓她在另一個世界放寬心。

可就在晶晶啟程準備出發去加拿大的前一個月,一對陌生中年男女突然找上了門。這讓肖晶晶父女倆一時間慌了神。


4、親生父母找上門

那天父親外出幹活,晶晶就在家做晚飯,好讓父親收工回家馬上能吃上一口熱絡的飯菜。

突然一陣敲門聲,晶晶以為是父親回來了。急忙去開了門,還沒等自己反應過來,就被一位陌生女人一把抱住,對方嚎啕大哭道,「我的孩子啊,我的乖女兒。」

晶晶正不知所措時,父親肖春陽回來了。他一把把晶晶拉回自己的身邊,對方這才表明來意。


原來對方是晶晶的親生父母,當年家中接連生了4個女兒,因生意失敗欠下了不少外債,實在養不起一個孩子了,不得已才將晶晶丟棄。想著以後有條件了再將她接回來。

如今晶晶考上了博士,家裡也有了個弟弟,他們家也做生意發達了,這次他們帶來了50萬,想補償肖家這麼多年對女兒的撫養。希望肖春陽可以收下並同意他們與女兒相認。

聽完了對方的哭訴,肖春陽坐在石凳上一言不發,半晌,他才緩緩地開口,「讓晶晶做決定吧。」

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晶晶回答,「在我心裡一直只有一個爸媽,我爸的名字叫做肖春陽,我媽的名字叫做祁春蘭。」

隨後起身準備將他們送走,無論對方如何痛哭流涕,打感情牌,肖晶晶始終不為所動。她雖然與養父母沒有血緣關係,但在她心裡,她早已把他們當作親生父母。


他們含辛茹苦將她拉扯成人,生育之恩即使有十月懷胎之苦。但養育之恩卻有雙十之數。柴米油鹽醬醋茶,二十四個春夏秋冬,悉心照料,暑往寒來。

父親天不亮就起來扛煤氣罐,供他讀書。為他吃了多少苦才把她培養到今天,給了她血濃於水的愛,這些她都不能忘記。而親生父母家明明離養父母家只有幾公裡,二十四年來對她不聞不問。

想到這裡她悲憤交加,特意往後退了幾步,站得離這對陌生的男女遠遠的,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被侵犯感。

最終肖晶晶沒有選擇親生父母,依然和養父生活在一起。對於肖春陽來說,他很欣慰女兒依然選擇和他在一起,但也有些心疼女兒要和他一起吃苦。


5、陪親生姐姐參加節目,留下全家福

從加拿大留學回來,肖晶晶定居在了上海,還把父親肖春陽接到了家裡去住。但親生父母仍然想與她相認,不過肖晶晶一直無動於衷。但是她和自己的親姐姐卻一見如故,感情十分要好。


2015年,親生姐姐要參加中國的一檔選秀節目《中國夢想秀》,她來到現場支持。

節目組在她晶晶不知情的情況下,特意將她的親生父母帶到了現場,想讓他們相認。

主持人周立波說,「人不是山崗,總有見面的時候,他們終究是你的父母,如果有一個機會,讓你現場與你的親生父母相認,你願意嗎?」

肖晶晶態度堅決,斬釘截鐵地回答「不願意。」


在晶晶轉頭看到親生父母的那一刻,不是欣喜,也不是感動,而是滿臉的尷尬和不知所措。他並沒有因為主持人的勸說而動搖,也沒有因為在廣大觀眾面前就選擇妥協。

最後在節目組的安排下,一起拍了全家福。但是在肖晶晶心裡的那根刺,仍然沒法釋懷。她說她曾經答應過養父母,一輩子只當他們的女兒,他不能食言。對他們盡善盡孝,不想別人撼動他們的地位。

如今肖春陽還當上了外公,有一個可愛的外孫。小兩口白天上班,他沒事就在附近的公園遛遛彎,等到下午再去學校接外孫放學。


生活條件相比從前,有了質的轉變,對於他們來說,迎接他們的終於不再是日復一日的壓力,而是一個個晴朗的明天。一家四口在上海,過得其樂融融。

生而不養,斷指可還;未生而養,百世難還。生你的人只是把你從身體裡生出來,養你的人是把你從心裡生出來。

何況晶晶的父母給予她的呵護關愛是怎麼也藏不住的,為她強出頭,永遠為她撐腰,她是被愛意捧著長大的孩子。

中國有句話叫做「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也就是,需要報答的是,養你和教育你的恩情。誰對你有養育之恩,你就該報答誰。

養育之恩大,還是生育之恩大?肖晶晶用她的行動,已經給出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