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流浪漢8000救命!老人卻被兒子怒斥「被騙啦」父子反目 1個月後收到一「包裹」:全家紅了眼眶

「贈人玫瑰,手留餘香」出門在外,與人方便,也是一種快樂!

張老漢已經63歲,退休之後就一直呆在家裡邊,有事沒事和村裡另外幾個老頭子坐一起嘮嘮嗑、

下下象棋,日子過得簡單而又瀟灑。張老漢的老伴前幾年因病去世,只剩下他和兒子相依為命。

兒子如今也已經娶了媳婦,成家立業,他也沒什麼後顧之憂了。


現在就有一點讓張老漢特別不舒服,就是兒子娶了個厲害的媳婦之後,

他家就全部大事小事就都是兒媳婦說了算。兒子沒結婚是之前,對老人是言聽計從,特別的孝順。

但是現如今,變了世道,老人在家基本上搭不上什麼腔了。

有時候哪裡做得不對了,還會遭到兒子和兒媳婦的一頓數落。

不過張老漢也覺得無所謂了,自己都已經是大半截身子骨入土的人了。

只要看著兒子能過得好好的,他自己也別無所求。

 

張老漢一輩子熱心腸,在村裡也是出了名的。這麼多年了,只要誰家需要幫忙,

不論大事小事,老人都會出手相助。所以老人在村裡的人緣特別的好,

年輕人碰見了都會熱情的和他打招呼問好,有時候路過誰家門口了,還會被硬拉著進去吃一頓飯再讓他走。

張老漢最喜歡幹的事情就是走一裡路,到村頭的一顆大榕樹下,和另外幾個老頭子下象棋。

每天幾個老人都會不約而同的到齊聚到這棵榕樹下。這也應該是老人唯一的愛好了吧。

 

這天張老漢又和自己的幾個老夥計又坐在大榕樹下下象棋。

「翻山炮!」


「唉,看我車你!」

「哦,不行不行,不能走這一步......」看大夥圍在一起,正打的熱火朝天。

 

「看,那是不是一個要飯的?」一個老人突然朝著後方指了過去。大夥齊刷刷的抬頭忘了過去,

看著一個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的流浪漢正緩緩朝榕樹這走來。

「大爺,能不能給口飯吃,我餓的實在沒力氣了。」流浪漢奄奄一息的問道。

流浪漢雖然有著一副邋遢的外表,但是看上去也只有三十齣頭的年紀。

這樣張老漢非常的不解,年紀輕輕的,怎會落到如此田地。

 

「誰家方便啊,給他找點吃的,看上去怪可憐的。」一個老人開口問道。

大家互相打量著,沒人再接話茬。這時張老漢站了出來,對流浪漢說道:

「小夥子,走去我家吧,我給你找吃的。」流浪漢謝過之後,就跟著張老漢往他家走去。

聽流浪漢說話的模樣也不像個傻子,在路上的時候張老漢出於好奇,就問起了流浪漢的身世。

只是一提到這裡,流浪漢就不作答了。見此狀,張老漢也就沒再繼續追問下去。

 

還好兒子兒媳婦這時候不在家,老人領著張老漢進了屋,先是給流浪漢了拿了兩個饅頭,

隨後又給他下了一碗熱乎乎的面,看著流浪漢狼吞虎嚥、大口大口的吃著。

「小夥子,你有什麼難處,說出來,沒准大爺可以幫到你。」老人還是不甘心,

又像流浪漢打聽了起來。可能是老人給了他吃的,流浪漢覺得老人並沒有惡意,就像他道出了實情。

 

聽完流浪漢說完,老人這才明白。流浪漢的父親生前一直喜歡賭博,原本是一個好好的家,

前兩個月父親因為賭博輸光了所有的家產,還欠了很多外債,根本無力償還。

債主找到了他們的家,又是打又是砸的,天天逼著他們要錢,父親也因此選擇了結束生命。

他媳婦也帶著6歲的兒子離開了,只剩下他和他的老母親。

 

 

但是已經這樣了,債主還是不肯善罷甘休,母親也因此病重。

實在被逼的沒辦法,他就帶著母親從家裡逃了出來。聽說債主還在天天找他們,

嚇得他根本不敢出去好好找份工作,就這樣一直帶著母親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把自己打扮成一副流浪漢的樣子。

 

老人向流浪漢追問道:「那你母親呢?」


「我們現在住在一間破房子裡邊,前幾天下雨母親發了高燒,我們出來的時候身上帶的一點錢也早都花完了,

我給母球留了些吃的,就出來了。看看能不能碰上好心人借點錢給母親治病。」

 

聽到這,老人也紅了雙眼。

「小夥子,你稍等一下啊。」說完,張老漢進了自己的房間。出來的時候讓流浪漢傻了眼,

老人拿著一疊錢塞給了他。「這是2000元(約8000台幣),我這裡只有這麼多了,

你都拿去,給你媽治病。剩下不行就買兩張車票,去外地避一避吧。」流浪漢接過錢,

「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哭著答謝老人。

 

吃完喝足,老人又給流浪漢裝了幾個饅頭,讓帶著也拿走。流浪漢再次答謝,

並向老人要了他這裡的詳細地址,說是以後要是有錢了就回來還錢給他。然後便離開了老人家。

 

下午兒子和兒媳婦回來了,一進家門就質問起了張老漢:

「爸,我剛聽說你中午帶了一個要飯的回來?髒不髒啊?」

張老漢就和兒子兒媳解釋了起來,一五一十的把那個流浪漢的經歷告訴了他們,

並且把給了流浪漢2000元這事也說了出來。

 

兒子聽完,立馬變了臉,怒斥道父親:「我看這八成是個騙子,這都什麼年代了,

你還信這一套。出手還挺大方,一下就給2000。你知道我一個月辛辛苦苦才掙多少錢?」

兒媳婦也在旁邊應和著:「你真是拿錢不當錢,還以為自己是觀世音菩薩呢,救世救主呢。肯定是遇上騙子了。」

「就算被騙了,我送的也是我的錢,你們管得著嗎?」張老漢說話一下子大聲了起來。

自從兒子結婚後還從來沒發過這麼大脾氣。兒子兒媳一看張老漢是真動了怒,就沒再繼續說下去。

這事在村裡也被傳成了一個笑話,誰見了張老漢都會問上幾句。但是只有張老漢堅信,那個小夥說的都是真的。

 

那件事已經過去了一個月。這天,張老漢在家突然收到了一個快遞,打開一看,

張老漢傻了眼。裡邊是一封信和一張銀行卡。信上寫道:張大爺,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如今我母親的身體已經大有好轉。在警方的幫助下我們已經賣了老家的房子,

但是害怕債主繼續糾纏,我決定帶著母親去外地了。這卡上有4000元(約16000台幣),

多出的2000是對您的感謝。等有能力的話一定會回來再報答您。

看完,張老漢已經紅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