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旬老人確診肝癌!每天吃牛肉麵「打麻將堅決不化療」 2年後「瀟灑真相揭開」全家淚目

2019年10月18日,杭州的一家醫院裡,一個女人正小聲和伯父討論著父親的後事,按照習俗,老人的葬禮必須要大操大辦。

「從簡。」不知什麼時候,她的父親從沉睡中醒來,虛弱的聲音卻意外透露出幾分鏗鏘有力。

這個女人名叫杜慧(化名),她的父親杜軍(化名)兩年前被確診為肝癌,醫生表示杜軍已經病入膏肓。

在生命的最後時刻,杜軍選擇了一種局外人很難理解的瀟灑活法。

他沒有在病床上度過自己的餘生,而是積極鍛煉身體、打麻將、吃美食,以樂觀的心態迎接死亡。

杜軍說,當他在公園裡曬著太陽、吃著牛肉麵時,他感受到了由內而外的幸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病情惡化

2017年末,杜軍體內的癌細胞似乎已經對藥物治療免疫了,醫生給杜軍開的利尿劑不起作用了。

杜慧堅持要讓杜軍去醫院檢查,可杜軍卻很固執,他不願意去之前配藥的那家醫院。

杜慧沒辦法,只能順著父親,帶他到他強烈要求的市一醫院去看病。

杜軍在看病這件事上,總是有一些小孩子脾氣,出門前他還特意囑咐杜慧不要拿診斷書和病歷卡。

到了醫院,醫生給杜軍把完脈后,開始詢問他平常生活中有沒有胸悶氣短的毛病。

「沒有沒有,我身體沒什麼毛病!」杜軍在診斷室內坐得端端正正,使勁搖晃著自己的腦袋。

杜慧一下就聽出了杜軍在說謊,忍不住敲了下他的後背,讓他實話實說。

在醫院,病人的描述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幫助醫生了解病情,醫生看病的權威依據還是要看檢查結果。

「你父親的檢查結果非常不妙,我們的建議是立刻住院治療。」醫生對杜慧說。

「不住不住,這次住進來肯定出不去了。」聽到要住院,杜軍連連擺手拒絕。

但在杜慧和醫生的堅持下,杜軍還是不情不願地住進了醫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次住院持續了一個星期,杜軍的身體狀況有了明顯的好轉,眼看要過年了,杜軍又叫喊著要出院。

「我的命硬啊,這次回去我再也不來了,我要活到90歲了。」出院那天,杜軍喜滋滋地說道。

之後,杜軍的生活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他散步、打麻將、吃牛肉麵,過得十分愜意。

這樣的生活持續到了2019年9月,杜軍的病情急劇惡化,渾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不痛。

兒子女兒要送杜軍去醫院,杜軍卻固執地不肯去,甚至要揮手打兒子。

最後,還是杜慧出馬使用了苦肉計,這才把已經好幾天吃不下飯的杜軍送進了醫院。

9月26日,載著杜軍的救護車在馬路上飛馳,把他送進了省中醫院。

省中醫院的金醫生和杜軍認識了兩年,這兩年杜軍是怎麼過來的金醫生一清二楚。

同樣,他也深知杜軍不願意進醫院、不願意接受治療的壞脾氣,但作為醫生,他必須對杜軍負責。

檢查結果顯示,杜軍身體內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腹部,他已經走到了人生的最後階段。

許是大限將至,杜軍自己也對即將到來的死亡有模糊的預感。

他交待杜慧,千萬不要把自己病危的消息告訴老伴,她有腦溢血,經不起這個打擊。

杜軍還說,他活到這個歲數已經別無所求,只有兩個願望想讓杜慧幫他實現。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爸,你說,無論你有什麼願望,我都會想辦法去做。」杜慧握住杜軍的手,淚眼朦朧。

杜軍慢悠悠地說,第一個願望是他希望把自己的遺體捐贈出去,造福社會。

第二就是,等他被火化了,他希望自己的一部分骨灰能夠被埋入西湖旁邊的樹木底下。

杜軍說這些話的時候,臉上帶著視死如歸的表情,顯然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在得知自己患癌的瞬間,他就已經預見到了自己的結局,所以,他用自己的方式向這個世界道了別。

他不願意住院,堅持要回家休養,杜軍一貫以來都是一個閑不下來的主兒,在家裡呆了沒兩個天,他就想要往外跑。

考慮到杜軍時日無多,杜慧也不再干涉杜軍的行為,任由杜軍去做他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杜軍以前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從一公園走到六公園,既能鍛煉身體,又能看公園裡的好風景。

在路上碰到老朋友的話,杜軍會大聲叫住他們,幾個老頭就這麼站在公園小路上聊天。

有空的時候,杜軍還會跟朋友們約著打麻將,他們從來不去麻將館,總是自己搭場子。

杜軍會帶上自家的小桌子,其他朋友則端著小板凳,隨便往路邊一湊就是一個麻將局。

在麻將桌上,杜軍的快樂總是簡單又充實,碰上一手好牌,他還會大笑出聲。

打完麻將后,杜軍就會慢悠悠地往家樂福超市走去,在超市裡他總是最會挑菜的老頭。

杜軍的老伴前兩年得了腦溢血,從那以後一直是杜軍買菜做飯照顧老伴。

有時候杜軍也會犯懶不想做飯,每當他想偷懶的時候,他就會去家附近的知味觀或者新豐小吃。

小店裡的鴨血牛肉麵是杜軍的最愛,熱騰騰的一碗冒著熱氣,充滿了人間煙火的味道。

在店裡囫圇喝下一碗之後,杜軍還不忘吆喝著打包一份給在家養病的老伴帶回去。

不知情的人完全看不出杜軍已經身患絕症,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身體狀況早已不復從前。

八旬老人確診肝癌晚期

2017年初,杜軍突然發起了高燒,額頭燙得嚇人,連續幾天幾夜都沒有退燒的跡象。

此時杜軍已經是個八十五歲的老人,他的身體每況愈下,小毛病時不時就會找上門來。

杜軍的女兒杜慧擔心父親的身體,想帶著父親去醫院裡詳細檢查一下。

但杜軍卻拒絕了杜慧的好意,他平生最討厭去醫院看病,幾十年來去醫院的次數屈指可數。

杜軍想起,上一次他去醫院看病,還要追溯到好幾年前做白內障手術的時候。

那一次他也強烈抗拒去醫院做手術,人躺到手術台上后,剛做完一隻眼睛,他就找借口溜了出來。

杜慧得知父親手術沒做完就出了醫院,著急得不得了,連忙回家把父親「抓」回醫院。

用杜軍自己的話說就是:「我身體好不好我自己知道,用不著去醫院花冤枉錢。」

這次卻不一樣,杜軍高燒幾天不退,身體十分虛弱,在家裡硬熬了幾天後甚至出現了昏迷的癥狀。

杜慧不敢再耽擱,連忙撥打了120急救電話,把杜軍送到了醫院診治。

杜慧原以為杜軍的發燒昏迷只是小毛病,調理幾天就會好,沒成想第一天去醫院就接到了病危通知書。

醫生告訴杜慧,杜軍患上了肝癌,因為發現得晚,癌細胞早就擴散出去,目前已經到了肝癌晚期。

杜慧拿著醫院的診斷書,看了看病床上昏迷的父親,眼淚不受控制地滾落下來。

被送往醫院后,杜軍在醫生護士的照料下蘇醒過來,身體狀況也逐漸好轉。

杜軍堅稱自己的病已經完全好了,不願意再住到急診室,一個勁兒說自己要出院。

杜慧對老杜的病情心知肚明,她拒絕了杜軍出院的要求,以調理身體為理由,讓杜軍多在醫院呆一段時間。

考慮到杜軍年事已高,心理承受能力差,杜慧不敢把杜軍的真實情況告訴他。

在徵求醫生同意之後,杜慧讓杜軍住進了消化科的普通病房裡,醫生一邊調理杜軍的身體,一邊幫他穩定病情。

杜軍雖然聽從杜慧的話,住進了消化科,但他心裡一直惦記著出院的事情。

消化科的病人除了杜軍之外,都是患有消化疾病的普通病人,病情簡單易治。

在杜軍住院的這段時間裡,住在他隔壁病床上的病人來來往往,換了好幾撥。

每當看見別人出院的時候,杜軍總是伸長脖子去湊熱鬧,眼睛裡面充滿了羨慕的情緒。

經過治療,杜軍的身體一天一天變好,他不僅能自己吃飯穿衣,還能偶爾下床活動活動。

這下,杜軍想要回家的願望就更加強烈了,他不止一次地跟杜慧提想要出院的事情。

「能出去趕緊出去,住久了,小毛病都搞大了。」杜軍總是跟同病房的病人這樣說。

杜軍不知道的是,雖然他的身體狀況看上去是在好轉,但實際上他的身體正在一點一點被癌細胞腐蝕。

杜軍在醫院裡住了十天,大大小小的身體檢查都做過了,每一項檢查的結果都不樂觀。

杜軍年紀太大,癌症發現得又晚,現在他的身體狀況已經到了十分糟糕的地步。

在醫生的藥物治療下,杜軍暫時沒有感受到多餘的病痛,可只要癌細胞繼續擴散,杜軍遲早會察覺到異樣。

醫生最後給出的建議是,杜軍必須立馬進行手術或者化療,不然他很可能有生命危險。

「我能吃能跑,再小的手術都不做。來來,我跳幾個給你看看,我身體有多好。」聽說要手術或化療,杜軍老大不高興,他要有尊嚴地活著。

在治療中,病人的意願始終是被放在首位的,杜軍如果執意不接受手術或化療的話,醫生也無法勉強。

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杜慧決定給杜軍辦理出院手續,用藥物治療穩定杜軍的身體狀況。

遺憾離世

辦理出院手續的那天,杜軍在病房裡手舞足蹈,開心得像一個五六歲的孩子一樣。

杜慧看了一眼高興的父親,不易察覺地嘆了一口氣,繼續和醫生溝通出院后的注意事項。

「出院后一定不能停葯,尤其是這種進口葯,它對穩定你父親病情有很大幫助。」

杜軍出院之前,醫生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按時吃藥。

杜慧把醫生的話記在了心裡,每個月都按時到醫院報到,給父親取下個月的藥物。

過了一段時間后,杜軍表示不需要杜慧去取葯了,他自己親自去拿。

杜慧開始不同意,她讓父親好好在家裡休息,別的事情不用他操心。

「我去拿葯還能順便走走,鍛煉身體,這是一舉兩得的事情。」一聽杜慧不同意,杜軍就開始吹鬍子瞪眼。

聽了父親的說法,杜慧覺得挺有道理,於是便把拿葯這項「艱巨」的任務交給了杜軍。

杜軍整天樂樂呵呵,絲毫不像一個癌症病人,杜慧也以為自己瞞杜軍瞞得很好。

她沒有想到的是,老杜其實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有一次,杜慧一整天都聯繫不上杜軍,杜慧的母親說,杜軍一大早就出門了,之後再也沒回來過。

杜慧知道杜軍出門的時候從來不帶手機,他覺得自己用的老年機在朋友們的智能機面前很是掉價。

杜慧倒也不是捨不得給父親買新手機,她主要是害怕父親在用智能機的時候遭遇電信詐騙。

不過,以前杜軍出門之後,總是會在天黑之前按時回家。

像這次這種一整天聯繫不上杜軍的情況還是第一次發生,慧慧心裡十分著急。

到了晚上,杜慧終於得知了杜軍的行蹤,原來杜軍不聲不響地跑去了餘杭弟弟家住。

「年紀噶大了,真當弄不靈清。」杜慧抱怨杜軍也不知道知會家裡人一聲。

「慌啥西?我又不是老年痴獃,我知道你們騙我,我有癌症都不告訴我。」

聽到這句話,杜慧心裡咯噔一下,她一直以為父親不知道自己的病症,原來他早就知道了。

杜軍說,他知道杜慧故意瞞著他,所以即使察覺了也裝作不知道。

可誰也沒想到,在醫院住了大半個月後,杜軍的精神狀況竟然好轉了。

在杜軍的堅持下,他又一次出院了,只是這一次,他的好轉更像是瀕死前的迴光返照。

2019年10月11日,病情再度惡化的杜軍住進了街道的安寧療護醫院,這一次,杜軍的臉色肉眼可見的衰敗。

第三次住院的時候,杜軍罕見地流下了眼淚,在杜慧的印象中,這是她第一次看見父親哭泣。

10月22日,杜軍閉上了雙眼,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在最後的人生里,杜軍做完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想必,他走的時候沒有任何遺憾。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