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奔!41歲爸爸的「臨終日記」看哭無數人,他給4歲兒子留下「3句話」…

15005239106422.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從小就是大人口中那個「別人家的孩子」

1994年考上北京大學計算機專業,

1999.8-2001.8新加坡國立大學電子工程碩士,

2004.10取得英國南安普敦大學計算機博士學位,

2006.7-2013.6任華為無線營銷部總裁助理。


15005239103585.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然而今天要講的

卻不是一個精英人士一路開掛

走上人生巔峰的故事。


15005239106842.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叫魏延政,1975年出生

2011年2月被確診罹患「透明細胞肉瘤」

該病三年死亡率80%

為對抗癌細胞

他失去了整條右腿

半年內三次絕食近3個月

經歷了大劑量的化療和放療

經過5年的苦苦堅持

8月8日不幸離世

8月10日,追悼會在上海舉行


1500523910982.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生前的日子裡,

魏延政給四歲幼子留下三句話,

這兩天在朋友圈瘋傳。


小編翻閱魏延政的博客,

被這個堅強的靈魂震撼!

他患癌、抗癌的整個過程,

他對人生的理解,

對愛的感悟,

對教育的分析,

值得我們每一個人深思。



一、癌症確診在地鐵里淚如雨下


15005239102019.jpg
▲年輕的助教,嚴謹的學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1年2月,魏延政感覺右腳無名趾上那個存在多年的小疙瘩不大對勁了,出奇得疼,到了夜不能眠的程度。到醫院檢查結果很不樂觀,是一種很罕見的惡性腫瘤,是肉瘤里惡性最強的。當時,魏延政剛結婚半年,妻子懷孕4個月。


以下是魏延政博客內容摘錄:


我和妻子一夜無語無眠,都忍著不哭出來,怕對方受不了。


妻子大著肚子往醫院跑,幫我聯繫專家。一天中午,我從公司趕到醫院時,妻子從專家門診走出來,老遠我就看到她的臉上滿是淚水:「醫生說,要麼橫切掉半個腳,要麼切掉整個腳。」


我茫然,走到一個僻靜的角落坐了一個下午。快下班時想起還有活要交代,匆匆趕回公司。


地鐵上,收到岳父發來的一條簡訊,「小子,人生總有風浪。在你的年紀,你已經歷太多。我們都是你堅強的後盾,相信你一定能戰勝一切!你的妻子兒子需要你,他將來一定比你更出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簡訊沒有讀完,就再也忍不住淚水,在地鐵車廂里,任它迸流而下。我仰起頭,對著車廂天花板,還是逃不過擁擠人群的視線。


到了一站,我走出車門,幾位好心人跟了出來問,「沒事吧?」我無法忍住淚水,卻說「沒事,沒事」;幾位好心人仍跟著我,「你真的沒事?」「真的沒事,真的沒事,」我嗚咽著,「我不會卧軌的。」他們又跟了幾步,見我往地鐵站外走,才回去了。



二、最後一晚和同事們在一起

15005239116808.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公司上班的最後一個夜晚,產品規劃部邀請我給大家講講,過去半年公司高層對大戰略的一些思考,我欣然前往。因為我知道,那將是我最後一晚和大家在一起了。我懷著無限的留戀,走進上海辦公室的大會議室。


在座的所有人都還不知道我的病情,雖然第二天我就要住院截肢,我不想流露出絲毫的哀傷。他們看到的是我毫無停頓地談笑了一整個晚上……有時候,不經意的一個晚上就成了最後一個晚上。



三、絕望中堅持陸續斷食74天


為了避免對年歲已高的父母造成打擊,之前我盡量不走漏風聲,直到後來截肢手術。化療結束時,我才千里迢迢回到老家的父母身邊,面對面告知我的病情。


老父親驚住了,一直喃喃地說:「這不可能!癌症是老年人才得的病啊!」這一生,父母已經承受過一次白髮人送黑髮人,那是我高三那年,已經上大二的哥哥因意外事故離去。我的生病,又一次沉重打擊了他們……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5005239116898.jpg
▲半年三次總計74天的斷食,像換了一個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魏延政生病後不斷自我休整,包括斷食。


截肢手術、放化療之後,

從2013年10月起到2014年4月底,

魏延政半年內經歷過20天、24天、30天三次斷食,

目的只有一個:

阻斷機體給癌細胞的給養,

說白了,就是餓死癌細胞。


「斷食期間,真的什麼都不吃?」

「嗯。只喝礦泉水。」

「餓不餓?」

「別老想著就好了。白天該幹嘛幹嘛。

我還出差給企業講課呢!」



四、截肢后,妻子就是我的另一條腿


意料之中艱難歲月的開始。


由於他患上的這種腫瘤細胞比較罕見和頑固,放療、化療的劑量都超大。當然痛苦也比別人多許多。別說聞到一點油腥味,就是腦子裡閃現一下哪怕喝一口水的念頭,就會立即大口大口的嘔吐。


妻子一直鼓勵、支持著我,從沒有嫌棄過我,我是幸運的!截肢手術后回家的那段時間,孩子剛8個月大,夜裡總醒,她就讓我單獨在另一間屋睡。一天夜裡,我聽見她屋裡有哭聲,就單腳蹦到門口,打開門,看到孩子睡著了,她自己在那兒強忍著不出聲地哭。我坐到她身邊,安慰她說——我還在呢,別怕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知道那個時候,她非常需要我的安慰……其實我也是!我們互相鼓勵著。如果說截肢后我只剩一條腿了,那麼她就是我的另一條腿。


15005239112313.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截肢后,魏延政手裡少不了一根手杖。


2013年底的一次北大校友聯歡會上,

一位北大校友看到魏延政拄根手杖跛行,

靜靜坐在一隅看著大家歡樂,

開玩笑道:「哥們兒打球傷著腿了吧?」

他平靜地拍拍右腿說:「我這條腿是假的。」

校友當時愣住了,

趕緊為自己的冒昧道歉,他微笑說沒啥。


1500523911932.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4年10月8日,魏延政還自駕去西藏旅遊。



五、要是我很想你,你還能回來嗎?


15005239119054.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問兒子,「你知道爸爸得了癌症可能會死的,你知道死亡是什麼?」兒子說,「就像超市裡的死魚,牠們的爸爸媽媽再也見不到寶寶了,寶寶也再不能見到牠們的爸爸媽媽了。」


兒子說,「要是你沒了,要是我很想你,你還能回來嗎?」「不能了。」「要是我很想很想很想你呢?」「那我也回不來了。」


小人兒坐在我的腿上,茫然了好一會兒,眼裡的淚水越來越多,我也無法忍受,我知道這個對話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我又摟起他不住親吻,但不知道說些什麼。


也許我的時間不多了,這麼多的道理不是一時半會能給他說清楚的,我究竟該給4歲的孩子留下些什麼?


15005239117412.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拉著兒子走到小黑板前,寫下四個字「智力、毅力」,智力就是你聰不聰明,毅力就是一件事沒做好要有長年累月的決心一定要把它做好為止,這就叫毅力。


毅力和智力是相輔相成的,沒有人天生就一輩子都聰明,小時候聰明但是沒有毅力不努力也就小時了了,只有有毅力的人可以把自己變得越來越聰明。


第二天兒子放學,我又教了四個字,人生做事第二要靠「朋友和助力」。


小孩長大後就要自己討生活混社會,做人在先做事在後,所謂做人簡單講就是多交朋友,一群人的力量總比一個人大得多,對朋友要真誠相待,你幫朋友,朋友幫你,這樣才能做大事。


第三天的四個字是「眼界、定力」。


眼界就是一個人能力變大了、能做的事變多了;當一個人能力大能做的事多了,就會有很多人和事都想找他來做,好事壞事都有,甚至好事裡面都可能蘊藏著壞事,只是短時間很難看到,這時候這個能力大眼界大的人就需要禁得住誘惑、少犯錯誤、多做好事,這就叫定力。這世上大多數人也就只能做到昨天說的「朋友和助力」,只有少數人才能做到大能力、大眼界、大定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六、生命的最後,《人生若如幾回憶》


近些日子,身體幾乎到了崩潰邊緣,大堆胸腔積液導致無法呼吸,住院治療。我自己常常預感是否走到了盡頭,連續幾天滴食不進,僅靠滴液維持,喘氣說話也極度困難,醫生也對妻子說,「做好思想準備」。活著,真難!


1500523911897.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魏延政最近一條微博發於6月23日:

朋友,你可曾想過,

假如某一刻你的生命突然倏忽而去,

你該給你最摯愛的人留下些什麼?



8月8日,魏延政帶著滿滿的愛走了…

在他生前寫的《人生若如幾回憶》裡,

滿是對家人的愛和對人生的理解,

讓人看了唏噓感嘆!

以下為部分節選:

人一生能愛過幾次?


第一次的愛,是依戀,孩童對父母的愛,是用一生來回味的;


第二次的愛,是尋覓,我們總是抱以最真誠的願望,卻往往未成眷屬,是用後半生來忘卻的;


第三次的愛,是相伴,當人生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每一階段如畫卷一點點展開,我們沉浸其中,來不及欣賞每一段美好,只得須臾回想起彼此初見,歲月流年,ta可能有某些不如意,但ta永遠定格在那個最風華動人的一刻,只有ta是用一生來相守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第四次的愛,是回報,一個小生命的降臨,抱在懷裡滿心歡喜,一時不見滿是掛念,是用一生的感悟來回報的。  


我算是幸運的,四次愛都經歷過。



誰也無法預估生命的長度,

唯願你我珍惜當下的每一天,

活好眼前的每一分鐘。